<select id="x8eoy6"></select><optgroup id="x8eoy6"></optgroup>
                            <font id="vrijy8"></font><small id="vrijy8"></small><q id="vrijy8"></q>
                            1. 新聞動態

                              農機通網 華爲入局,農機行業大有可爲!

                              發布時間:2019-08-19 文章來源: 閱讀次數: 【大中小】

                                  8月6日,中國一拖集團與華爲技術有限公司在深圳華爲坂田總部簽署全面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雙方在優勢互補的基礎上建立全面合作關系,在智慧農業、企業信息化、雲服務、無人駕駛和5G創新應用等領域開展全面合作。

                                 此消息一經在中國一拖官方微信公衆號發布,立刻引起了行業內和資本市場的極大關注,微信公衆號點擊量數萬。筆者認爲華爲與一拖的合作,雖則是一條小消息,但實則是一個大事件,行業需要認真解讀,且需充分利用華爲在國內乃至全球的影響力來推進國家農機産業的進步。

                                 一、任正非的農機情結

                                 據可獲得的資料:任正非祖籍浙江省浦江縣,1944年,出生于貴州安順地區鎮甯縣一個貧困山區的小村莊,之後隨著當鄉村老師的父母度過了童年和少年時代,其母程遠昭出生在農村,在任正非童年,由于父母收入微薄,所以需要自己種菜和拾麥穗等方式來解決口糧不足的問題,任正回憶在上高中的時候,能吃上一碗白面條,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經常挖野菜充饑。

                                 生于農村,在農村中度過人生中最重要的童年和少年時代,讓任正非對農村、農民有特殊的情感,也深知農村生存的艱難和農村的生活力水平的低下,在事業有成之後,任正非希望自己或動員社會力量來改善農村的生産、生活狀態,或回饋生于厮養于厮的農村是很正常的情感牽挂。

                                 除了情感上的牽挂,華爲的創始人任正非確實有農機情結。

                                 在今年5月份任正非接受日本媒體采訪時,說華爲當年的“備胎”計劃裏也曾經想進入農機領域,具體的想法是把中國所有大大小小的拖拉機廠全部收購,他認爲中國拖拉機的最大問題是漏油、不耐高溫,華爲想用IPD的研究方法解決這個問題。當時拖拉機1000美元一輛,把質量提高以後賣2000美元,如果走了那條路,也許華爲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機王國。

                                 當然曆史不能假設,華爲最終並沒有選擇在農機行業發展,但是並不代表著任正非的拖拉機夢就無法實現,通過和國內有實力的公司通過技術合作的形式也許是一種更好的方式,強強聯合,能發揮更大的優勢,同時可以少交學費。

                                 二、國內農機行業仍是機遇之地

                                 華爲是一個在戰略上相對保守,但在戰術上相當勤奮的企業,可以用幾十年的時間在通訊領域對著一個牆頭飽和攻擊,華爲不會輕易的進入一個行業,也不會草率的和外行業的企業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在筆者的映象中華爲並沒有和一拖之外的農機企業簽訂過類似的合作協議,這說明身爲共和國長子的一拖集團實力雄厚,在農機業務上可以和華爲平等合作,另一方面也說明華爲看好國內農機行業。

                                 據專家分析,歐洲和美國這些發達農業國家早在上個世紀50年就實現了農業機械化,而日本在上個世紀70年代,韓國在上個世紀90年代實現了農業機械化,而中國的農機化水平和發達國家相比整整個落後了半個世紀。

                                 截止2018年,國內主糧作物主要環節綜合機械化率才67%,而經濟類作物、瓜果蔬菜、花卉苗木、畜牧環保等種養殖業的農業機械化率很低,很多細分行業還是空白,事實上國內農機化發展真正的加速是在2004年國家開始實施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之後開始的,到2019年才15個年頭,而上文所列舉的歐洲、美國、日本和韓國從農機化起步到基本實現機械化用到25-30年的時間,國內的農機化基礎更薄弱,情況更複雜,推廣難度也更大,所以至少也應該得花30年的時間才能達到高級階段,從這個意義上說,國內農機至少還有15年的好日子。

                                 三、華爲入局,有望産生蝴蝶效應

                                 深圳華爲公是國內知名度最高,最有影響力和號召力的公司之一,其一舉一動都被投資界和資本市場關注。

                                 記得在今年4月份,“第五屆國際汽車關鍵技術論壇”上,華爲輪值董事長徐直軍發表了“迎接汽車産業與ICT産業的融合”的演講,結果引發了華爲要造汽車的廣泛的議論,最後通過華爲出面澄清才知道華爲不造車,只是通過ICT技術,幫助車企造好車,但因爲華爲進入了汽車産業,雖然是間接的,也增強了大家對車聯網和5G技術在汽車行業應用的極大熱情。

                                 本次華爲與一拖集團的合作,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是華爲造車現象的重演,雖然不是直接造農機,但通過提供物聯網技術、大數據、關鍵ICT産品及解決方案等也成爲了農機供應鏈中的一環,且是代表著農機未來的高端技術。

                                 筆者認爲,華爲進入農機生態體系,其象征意義遠遠大于商業價值。

                                 首先世界級的華爲給農機行業背書,在全球範圍內提高國內農機産業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吸引資本圈和投資界重新認識國內的農機産業,這也算是注意力經濟。近幾年農機行業可以說是籍籍無名,亟待找到輿論熱點。

                                 二是華爲入局,將起到蝴蝶效應。華爲的生態圈和供應鏈也會跟著華爲進入農機行業,華爲的跟隨者和競爭對手有可能也會跟隨華爲進入農機行業,衆人拾柴火焰高,有了華爲系的加持,相信對于國內農機發展將是利好。

                                 四、新技術改造舊行業,國産農機彎道超車的機會乍現

                                 華爲在全球範圍內都是高科技的代表,尤其是5G技術領先全球,以致于“楚人無罪,懷璧其罪”而引起美國以舉國之力的全面圍剿,所以在這裏我們也需要從純技術的角度來分析華爲與一拖的合作。

                                 國內的農機行業是很落後,但是農機産品本身並不落後,只是國內用戶需求能力有限,很多高端農機用不起罷了,但是國內農機行業消費升級的趨勢非常明顯,用戶在解決了有機可用的問題之後,現在需要的是更舒適,效率更高,更加智能的農機。

                                 今後農機發展的趨勢是將由硬件方面的升級變成軟件方面的進步和飛躍式發展,比如無人駕駛、萬機互聯、雲服務等,而論到軟實力,國産農機更是軟肋中的軟肋,上個世紀約翰迪爾已有成熟的自動導航産品和解決方案,但截止到現在國內企業還沒有掌握核心技術。

                                 傳統農機企業的短板在軟件,但跨界的華爲等高科技企業不缺。對于華爲們來說,受美國和親美國家和企業的聯手制裁,他們也需要找到新的增長空間,正在少年期的國內農機行業恰恰給他們提供了這個機會。

                                 筆者竊認爲,落後的國內農機行業亟需華爲們用最新的技術來改造,國産農機幾十年來一直在尋找彎道超車的機會,華爲的物聯網、5G、雲計算、關鍵ICT産品等硬軟件技術和産品嫁接到國內農機上,有可能讓國産農機找到彎道超車的真實賽道。

                                 最後用一位網友在一拖微官上的留言來結束我們的話題:

                                 農業振興,一拖有爲;

                                 一拖振興,華爲有爲;

                                 無愧期盼,共同作爲;

                                 強強聯手,大有可爲。

                              分享: